「黑靈幻情人節賀文」  情人節巧克力。 By. Brokencatz

 服用前的注意事項:

一、偽BL有。 
二、人物崩壞嚴重有。(欸) 
三、閱讀完如有任何不適,請盡速就醫。(踹) 

以上責任,作者全數不負責。(欸欸欸欸)

☆╮
Start reading.(開始閱讀) 
☆╮ Runaway.(逃走)
 

選擇選項一者請入座,電影(文章?)即將撥出。  

選擇選項二者請盡速離場,由保全先生們為您服務。(燦)

……

……

一!

今天正是二月十四日,浪漫甜蜜的情人節,學生們各個忙著準備各式各樣奇形怪狀(?)的禮物送給心上人。 
此時的學生宿舍間間皆空,安靜空洞,連老鼠的竊竊私語都聽得一清二楚,唔,好吧,還有雜吵的打呼聲。 
是的,柳澄祖足以吵醒全世界可惡的打呼聲,根據某舜的說詞,正是如此。

 整間宿舍空蕩蕩,唯獨柳澄祖那一間除外。

……吱吱吱吱吱。」一群老鼠們躲在牆角默默的看著阿祖,彷彿一群正在盤算著沒天良蠢計畫的臭賊們。

「吱吱吱。」牠們開始行動,四處跑,四處爬,漸漸的,牠們包圍了阿祖。

…………呼。」熟睡的阿祖似乎沒有什麼影響。

 「吱吱!」一聲令下,老鼠們全速衝進被窩裡,隨意亂竄,「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阿祖在還未搞清楚狀況的情形之下,被扛出房間了。

 「什、什麼東西啊啊啊?!」他才剛剛驚醒過來,身下是滿滿,小隻小隻的鼠輩,他好像被載到一個滿是花朵的詭異園子裡。

老鼠們將柳澄祖粗暴的放下,便一大群一大群的消失不見。

他怎麼這麼倒楣?一大早就遇上莫名其妙的事……。念頭才剛湧上心頭,就發現前面不怎麼遙遠的小山坡上站著模糊的兩個人。

 喔,是討人厭的源舜和卓凌兒阿。

 他好奇的向前慢慢走去,想問個清楚那些該死(以下恕刪五萬字的咒罵)……的老鼠堆是怎麼一回事。

「源舜?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凌兒一貫的笑顏,源舜看的心花怒放似的開懷一笑,更加速了他那顆可憐的心臟。

 「這、這個……」可惡!他明明在房間練習了那麼久了……為什麼還是會緊張啊啊啊?!

 「嗯?你說什麼?抱歉,我聽不太到欸。」凌兒靠近他一些,唉呦,她等一會兒要和瓦紀去逛街欸,她眼前浮現許多妄想許久的新包包和鞋子,想到這裡她不禁開始產生不耐煩的情緒。

 只見源舜的臉迅速染上一抹嫣紅,身體更加僵硬。

 閉上眼,身體一彎,將親手製作的巧克力拿在手上。

 「凌兒,這、這是要送給妳的……」加油!只差一點點了……

 「我說凌兒阿——!妳到底要不要跟我去逛街啊?!」瓦紀的聲音從遙遠一方傳來。

 「啊?要啊!等等,我這就去!」啊啊,果然來找她了,她的包包和鞋子!她來了!。

 「源舜,抱歉,我還有點事,先閃啦!掰!」已經顧不得重要禮儀以及面子,凌兒快速的往新包包……不,是瓦紀,飛奔而去。然而,還在一旁痴痴的為自己加油打氣,可憐的源舜根本沒有發現,自己的心上人已經為了新包包和新鞋子跑得遠遠的了。

 而就這麼好死不死,剛好抵達剛剛凌兒位置的阿祖才正要開口質問,「喂,你——」

「我、我很喜歡你!所以請你收下我親手做的巧克力!」連眼睛都不敢睜開,急急忙忙將巧克力硬塞進阿祖的手裡,活像生平第一次告白蠢到連情書裡頭的信都忘了放的小學生一樣,小鹿亂撞的跑掉了。

……。」……他媽的,他今天是遇到鬼了?哀事連連?

拿著巧克力,散步回宿舍的阿祖一副「不要惹我」的臉,「可惡,那傢伙在搞什麼同性戀阿……。」想到這裡,阿祖的臉不禁一陣紅一陣綠的,心裡更是幹譙源舜數千萬字以上的髒話了。

「呦,阿祖怎麼了呀?一臉臭臉的,欸?這個粉紅色的愛心盒是什麼啊?喔,該不會是
……」卓凌楓面帶微笑再自然不過的走到阿祖身旁,且不懷好意的看著阿祖手中的情人節巧克力。

「不要看圖說故事!!這個是……。」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把今天所發生的事,用最簡單的方式一次說完。

聽完過程,卓凌楓的表情顯得十分有趣,有點陰險卻略帶少許的好奇心,「原來,阿祖有這方面的吸引力阿……」語氣輕浮,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阿祖。

……再看下去,就戳爆你眼睛。」

「你試試看阿。」凌楓輕鬆的語氣與笑顏,此時顯的格外陰森。

 一路上有著類似性騷擾對話(?)的兩人,就在此時碰上咱們可憐的始作俑者——源舜。

「啊……」不知是剛剛被凌楓氣到,還是因為看到源舜的偶然出現,阿祖的臉上竟然多了一抹神秘且青澀的紅暈。

 「嗨,阿舜。」凌楓微笑,隨聲打了個招呼,對方也只是跟平常一樣,賭氣似的故意轉頭,視而不見。

 「呵,那就不打擾兩位的甜蜜時光了,再見囉。」凌楓似笑非笑的看著兩人,引來二位的雞皮疙瘩掉滿地,背後更是一陣惡寒從尾髓直打上來。

 正當凌楓與阿舜擦身而過,突然!凌楓一個邪笑,緊接著用力推了阿舜一把——阿舜順勢,呃,不小心就把眼前的阿祖撲倒在地。

 據說,本校攝影社因此而發了一筆天大的橫財,也因此而了解到腐系市場是多麼的龐大又好賺;但是,那一大筆錢卻因而全數充當醫療費去了。嗯?什麼醫療費?喔,因為二位發現此事時,怪有默契光速一般的衝去攝影社,連人帶相機全部打爛,無一倖免。

 不過,那是之後的事。

『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?!』兩位無辜可憐的受害者,心有靈犀,咳,是很有默契紅著臉的指著卓凌楓,這名殺人,不不……應該說是推倒兇手。

 「我?我什麼?喔,原來是想請我幫忙阿,兩位也真是的,這麼害羞,不用擔心,我會好好保密的,所以……乾脆讓我來促進兩位的互動吧!」兩位來不及反駁,凌楓一把扣住阿舜的後腦巢,往前一貼……親下去了。

 「啊啊,親下去了唄。」手托著臉,蹲在一旁奸笑,唔,微笑的凌楓。

 「唔……」阿祖的臉蛋宛如蘋果一般,說有多紅潤就有多紅潤。他今天到底是怎麼了,怎麼可以、可以這麼、這麼的……他想不出適當的形容詞了。

 「嗯……」阿舜有著嚴重欲哭無淚的慘痛心情……他的初吻……那寶貴、保存良好的初吻……竟然是給了柳澄祖?!嗚嗚嗚,那是要給凌兒的啊!凌兒欸!!

 說這時遲,那時快,在兩位接近斷氣時分,卓凌楓終於好心的將手放開。

「呼
………………」他差點沒氣了!這該死的源舜還不給我起來?!他%/^8^@!/[;/]\%......

當阿祖接連不斷的在心中咒罵,有趣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。
 

阿舜的眼眶不自覺的泛紅,接著,晶瑩剔透溫熱的淚珠,一滴接著一滴,就這麼砸到阿祖臉上去了。
 

源舜他、他,他哭了欸。

阿祖愣住了,這個混帳王八蛋(接著一連串的消音)……居然就這麼哭了?! 


「嘖嘖,竟然感動到落淚了,我人真是太好。」依然蹲在一旁看戲的凌楓驚訝道。

「你、你們……哼!」阿舜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,快速爬起來,跑掉了。

相傳,阿舜就這麼把自己鎖在房間,窩在棉被裡頭,哭了四天五夜,一步也不肯踏出門,連凌兒上門拜訪都不肯開門。

直到校長親自登門拜訪……請他理賠三千七百八十萬盒面紙的費用為止。

「混蛋——!還我那該死的初吻阿阿阿阿阿阿啊!」校長說,阿舜是這麼一邊痛哭一邊理賠請款的。

……結果你到底有沒有把巧克力吃掉啊?」事後,凌楓笑著訪問阿祖。

鬧辯扭似的,阿祖用手指向自己桌子上完好如初的粉紅色愛心巧克力盒,臉說有多臭就多臭。

……完全沒動阿。」凌楓起身,拿了盒子,自顧自的開始拆下緞帶。

哎呀,是茉莉花的形狀欸。 


由於實在有點大,凌楓將巧克力折成兩半,「有紙條欸。」兩塊巧克力之間有著一張小小的紙條:「情人節快樂!凌兒,我喜歡你!—源舜筆。」

「呵呵呵,這個死不要臉的王八蛋,想追凌兒?」氣氛頓時變的格外恐怖。

幾乎是微微的,凌楓瞄到柳澄祖小小的鬆了一口氣。

原來,阿舜沒有喜歡上他阿,真是太好了。 



不久之後,卓家兩兄妹正在討論。
 

「真的喔?阿舜哭了?呵呵呵呵呵!真可惜不在現場。」凌兒笑道。

「是真的,兩位的臉紅的跟什麼似的。」凌楓溫柔的答應。 
「阿阿,超想看的。不過,還是謝謝哥啦,有這些照片就已經很滿足了。」凌兒開心的對自家哥哥微笑。€ 
「不客氣。」 


原來,這一切的一切,全部都是卓家兄長一手的計畫的。

完全只是為了滿足妹妹的腐性因子而造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《結束》

 喵喵廢談:

 嗨嗨,經過一連串掙扎,咱還是把它完成了!(灑花)
其實這一篇完全就是弄哭源舜大計畫,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靠) 
希望璃會喜歡,情人節快樂! 
P.S.有附一張圖喔,呵呵呵呵呵呵呵呵(神祕笑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玥映璃 的頭像
玥映璃

荒廢

玥映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