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貓發腐瘋之─喝酒很傷身


食用前需知:
‧老梗:    有
‧文筆平庸:有
‧私人偏見:沒有
‧人物崩壞:|||orz....(貓本身很討厭人物崩壞斗同人,所以盡量避免了...但...好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像還是有抖樣子…囧)


食用前請做好隨時都可能會失望得準備


今天一如往常,以晴朗的早晨作為一天的開端。和煦的陽光加上一少許的北風,在這美好的早晨中,正值青春時期的年輕人們應該要早早起床,在室外昂首闊步才對的....
「...唔.....」感受到自己正被陽光照射著的兩名少年,將身子翻向另一邊,抓起蓋在胸前的被子將自己的頭隱藏起來,以免受到陽光的侵襲。
「阿祖~~~凌風~~~你們在嗎~~~~?」門的另一頭傳來了龍澤寺步的呼喚聲以及敲打房門的聲音。
「...........」卓凌楓懶懶的離開了自己的枕頭,將視線拋向發出吵雜聲響的房門,眼神表現出了些許抱怨。
「阿祖~阿步他們來打擾了喔~」卓凌楓帶著玩笑性質的語氣叫喚著依然窩在被窩裡的柳橙祖。
「.......吵死了...叫他滾!難得的假日叫他別來煩我!」柳橙祖不但沒有離開自己的被窩,反而將自己藏的更封密,彷彿要將自己與這個空間隔絕一般。
「喔.....這樣啊...」卓凌楓笑笑的應了一聲之後便起身打開房門,門才剛打開,龍澤寺步的臉特寫版便映入眼中,再往龍澤寺步的背後瞧,秋源武正露出一副傷腦筋的笑容。

「早啊~卓凌楓~!」龍澤寺步朝氣十足的打聲招呼。
「早安啊~阿步!一大清早的有什麼事嗎?」
「喔~!是這樣的啦!今晚黑靈幻村酒吧有派對,你們要不要一起去?聽說有很~多人都會去喔~!一定很好玩!怎麼樣?要不要去?」龍澤寺步的眼瞳散發著期待的光芒。
「喔!原來是這麼回事啊!那我想一定會很好玩的!怎麼樣啊~阿祖?要去嗎?」卓凌楓轉身看像窩在被窩裡的柳橙祖。
「不去!」柳橙祖想都沒想立刻拒絕。
「唉呀...真是不給面子,對吧~?」卓凌楓笑著朝龍澤寺步和秋元武問道
「就是嘛!人家都好意邀請我們去了還不捧場!阿祖好過份喔!」龍澤寺步嘟起嘴說道。
「阿哈哈....既然阿祖他不想去那也沒辦法啊,我看我們還是再找其他人吧...」秋源武苦笑著。
「放心吧!阿祖他一定會去的!只是想去不敢說~!」卓凌楓擺出了他的招牌笑容。
「我才不想去!」從後方不遠處的被窩裡傳來了這樣的聲音。
「看吧~果然跟我說的一樣呢~!對了!也找凌兒一起去吧!不過要小心別讓她喝酒,啊..也找施祉倫和施祉諾一起去吧!他們聽到阿祖要去之後一定會很開心的跟去的~!」
「你......!!!!」
「總之就先這樣吧!凌兒和施家兄弟那邊由我和阿祖來約,你們就再去多找點人吧!人多熱鬧才好玩嘛!」無視柳橙祖的反抗,卓凌楓將龍澤寺步和秋源武請回去之後,便逕自走到浴室盥洗去了。



「咦?派對?好啊!我去!我當然要去!」

「哦?酒吧有派對啊?啥!?阿祖要去?我沒聽錯吧?恩?既然阿祖都去了我當然要去啦!」

「酒吧的派對啊?其實今天早上也有朋友來找我去呢!我已經答應他們說要去囉~!到時候在一起玩吧~!阿祖要去啊?真稀奇~我會期待的!」



「呵呵!看來大家都很期待今晚的派對呢!」卓凌楓喀喀笑著。
「......你有什麼企圖?」柳橙祖臭著臉瞪向卓凌楓。
「沒什麼企圖啊~只是想找大家一起玩而已~對了!還沒找阿舜呢!快點走吧!」完全將柳橙祖的不情願拋在一邊,逕自朝源舜的房邊走去。

「喔!酒吧的派對啊!我有聽萊比說過了,我會去的!」
「這樣啊~那真是太好了~!阿祖也很期待對吧~?」
「並沒有!」柳橙祖臭著臉吼道。
「咦?阿祖也要去啊?真是稀奇呢!今天會下紅雨不成?」雖然馬上就察覺到是怎麼回事,但源舜還是打算稍為鬧一下柳橙祖。
「你閉嘴!我是不會去的!」
「唉呀!阿祖好辨紐喔~!放心吧!想去就說出來沒關係的,沒人會在意啦~!」
「就是說啊!即使是阿祖也會想放鬆一下好好跟大家大玩一場吧!我們都瞭解啦~!」卓凌楓跟源舜其心來個一搭一唱,柳橙祖的臉則是氣得宛如放了一個禮拜的XXXX(請讀者自行想像)一樣臭。
「你們兩個給我閉嘴啊~~~~~~~~~~~~!!!!!!!!」




天漸漸暗了下來,距離酒吧派對開始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,每個人都抵達了位於黑靈幻村裡的酒吧,也包刮柳橙祖他們。
被施祉倫和施祉諾連拖帶拉給架過來的柳橙祖,到了目的地也只好認命,但臉上依然有說不清的不情願,說有多臭就有多臭。

「哇~~~~~好多人~!」龍澤寺步開心的大叫。
「阿步!雖然是酒吧開的派對,但是你不准給我喝太多!知道嗎?」秋源武叮嚀著。
「喔....」
「那我去拿飲料。」卓凌楓笑了笑便往吧檯走去。
「啊!我也去幫忙!」卓凌兒快步跟上
「欸欸!!阿祖!聽凌楓說你聽到這裡有派對還高興的又叫又跳的啊?」瓦紀湊了過來說道。
「.........」柳橙祖將視線狠狠的刺向在不遠處拿飲料的卓凌楓「並沒有!!!」
「這樣啊...真無趣!不過也是呢!因為是阿祖嘛!」
「就是說啊~!阿祖高興的又叫又跳那種場面妳想像的出來嗎...?」源舜搭話
「不~!搞不好私底下阿祖真的有這樣做過喔~!」卓凌楓手裡端著好幾杯的飲料走了過來。
「你要是再繼續胡扯小心我宰了你!!」柳橙祖怒喝道。
「唉呀...被阿祖殺掉是嗎?恩...挺令人期待的呢!但是我還想再活一陣子,所以改天再說吧!」
「@#$%^&*!」柳橙祖氣得連聲咒罵,接著便隨手抓起了一杯酒自個找了位子默默的喝起悶酒來。」
「好了~!大家也別站著,坐下來聊吧~!」施祉諾說。
「好~~~~!!」


「咯...所以說啊...男人...咯..這種生物.....咯..」
「瓦紀..你別再喝了...」卓凌兒擔心的拍拍好友的背。
「啊~~~~~給他不醉不歸啦~~~!!!」龍澤寺步鬼叫著。
「啊哈哈哈!!明明就已經醉了,這小子真有趣啊~!你說是吧?祉諾。」施祉倫雙腿跨在桌上,身體仰躺,一邊喝著手中的酒。
「哈哈..我看啊...這小子一定又會重蹈覆轍~!別理他了吧!來~!我們喝我們的!」施祉諾和施祉倫舉起酒杯,來個交杯酒。
「呃....不好意思,看來阿步已經醉了,我先帶他回去了喔。」秋源武站起身,打算將龍澤寺步拉回家。
「嗚......」
「咦?阿…阿步!?你怎麼哭了?」秋源武問
「阿...阿祖...」
「....嗄?」柳橙祖一臉不爽的答聲。
「阿祖...我..我最喜歡阿祖了啊~~~~~~~~~」話說完的同時,龍澤寺步立刻朝柳橙祖撲了過去,緊緊抱著柳橙祖的腰不放。
「哇~!渾蛋!去死啦你!快放開我!否則我殺了你!!!」柳橙祖爆吼
「喔~!原來你們是....」卓凌楓故做一副驚訝的樣子
「哇哈哈哈哈~~~!!你們很班配啊~!阿哈哈!!」源舜大笑
「你們給我閉嘴!還有!你!立刻給我放手!」
「嗚...阿祖你討厭我嗎..?」龍澤寺步淚汪汪的看著柳橙祖...只可惜一點用都沒有
「.........你...給我...滾遠一點啊啊啊~~~~~~~!!!」柳橙祖氣的青筋暴漲,狠狠的送了秋源武的腦袋一拳。
「唉呀!小鬼就是這樣!婆婆媽媽..」施祉倫站起了身子向柳橙祖逼近
「就讓我們這兩位大哥哥來助你們一臂之力吧!」話才剛說完,施祉諾便抓著柳橙祖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,施祉倫則是將趴在柳橙祖身上的龍澤寺步拎了起來,然後又將他擠到柳橙祖的身上,偏偏又每次在這種時候說有多準就有多準,龍澤寺步和柳橙祖的唇不偏不移的相疊在一起!!
「!!!!!??」
「阿哈哈!這不就啵下去了?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好,真是沒用耶!」施祉倫笑著
「@#$%^@%*&^#@%&$!!!」


將自己置身於混亂場面之外,卓家兄妹正拿著手機瘋狂的按下快門,卓凌楓喀喀的邪笑著,卓凌兒則是露出萌到不行的模樣陶醉的笑著,但也不忘按快門!






「早啊~阿武!阿步他還好吧?」源舜問道。
「呃...別問了...你知道他的下場是怎樣的...」秋源武苦笑。
「看來...他會有一陣子不會來上課了吧..?」源舜故做憐憫,確又有點想笑。




再保健室裡的某一張床上,有一位...穿著打扮與木乃伊極為相似的男孩躺在上面。




貓:喝酒很傷身,萬萬碰不得。(笑)(眾:點頭如搗蒜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玥映璃 的頭像
玥映璃

荒廢

玥映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